岂向人间住
cp@椭圆圆圆圆圆

失控[太敦]

 @蓝小霖 的点梗.

尽力了但还是ooc的无脑甜的原著走向.

-----------------------------------------------------------------------------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一切如常的早晨。

  至少太宰治在例行迟到中顺路观察好今日最佳自杀场所,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推开侦探社的门以前,是这样想的。

 “哟~今天也是美……敦君?你怎么啦!” 然而在他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一句话差点被他唱成咏叹调。

  是他早餐吃了毒蘑菇还是敦君昨夜不小心误食了他的宵夜?

  中岛敦半倚半坐在办公桌上,露出的一对毛绒绒的白色兽耳和背后翘起的甩来甩去的老虎尾巴让他无法不成为此刻的焦点。乱步抱着薯片躺在沙发上饶有兴致地看、直美等文员则围在一旁兴奋地讨论着什么,连那只平日老大爷似的拉长一张脸的猫,此刻也乖顺地立在敦的膝头,亲密地打量这个同类。

  ”太宰先生。“敦正低着头,让镜花能够捏玩他的耳朵。听到门开的声音,他如获大赦般抬起头。

  两人对视的一霎那间,太宰治觉得自己心跳仿佛快了半拍。他用从门口走向敦君的几秒钟适应今日突发的一切状况,以至于当他们已经面对面,靠得很近时,他能像侦探社的其他成员一样,不,他可以用更夸张的语气感叹敦君的过分可爱,同时大方地伸出手,捏住那因为不安而摇动的耳朵。

  然而在双手触摸到兽耳的一瞬间,伴随着众人轻声的惊呼,那异化出来的耳朵和尾巴却消失了。他的手在空中微不可察地滞了一下,接着自如地落在蓬松柔软的发上。”是异能力啊。“太宰治揉了揉头发,再抚平翘起的发尖,最后慢慢将手插回口袋,于是兽耳又弹了起来,这次摇动的幅度要更大一些。

  真可惜啊,太宰看着面前局促地咬着嘴唇的少年,自然地带过了话题:“敦君,什么时候接触到了异能者呢?”

  “昨晚。”镜花在一旁很认真地回答。敦怜爱地拍了拍她的头,跟着回忆道:“实际上是之前由我和镜花负责的连环盗窃案的罪犯在昨晚暴露了行踪,我和镜花前往去追捕他,我不小心被他的异能击中了。犯人也逃脱了,真是非常抱歉,又给各位添麻烦了!”

  “唔……可以确定犯人的信息吗?”太宰治往皮椅上一躺,无视国木田警告的眼神,懒洋洋地将腿搭上办公桌。

  “目前据敦和镜花所见,犯人应该只是一位少年。”国木田翻开笔记本。“嗯。”敦点点头,“那个人年龄大约是十六七岁?个子并不高,穿着黑色背心和卡其色工装裤,因为戴着鸭舌帽所以我没能看清他的脸。”

  太宰看着敦思考时不自觉前后耸动的耳朵,很干脆地嚷嚷:“敦君干脆就这样吧!”然后在搭档的暴栗中咿咿呀呀地抱怨起这不公平的不人道对待。

  敦看着眼前的一切:开始忙碌起来的社员们,唠唠叨叨教训着搭档的国木田和依旧随性地甩手不干的太宰先生。他叹了口气,除却自己,这原本应该是一个正常的早晨啊。然而被异能力袭击——目前只是部分虎化——但这究竟是什么异能力?会不会引发更严重的后果?这更像一颗仍未被触发的定时炸弹,教他实在无法心安。

  “敦君?”只有待在这个‘不靠谱‘的前辈身边,他才能感觉自己重新回归正常,回归人的定义。那手又一次揉乱他的头发,像是安抚一个惴惴不安的人质一般。“我打电话给了警察课的人员,他们待会儿会把罪犯连续盗窃案的全部档案送过来。”

  “ 所以说……”中岛敦不安地环顾着四周,恨不得把整个人缩成一粒尘埃,好躲避此刻从四面八方投向他的带着新奇、疑惑或是兴奋的眼神。埋怨地念叨着“为什么要安排在楼下的咖啡厅见面呢?”

  太宰治伸手戳了戳想要在墙角当蘑菇的少年,小声地解释着“敦君,理解一下顶着太阳,大老远跑来给我们送资料的美丽女性哦?”然后向对面姗姗来迟的警员投去一个谅解的微笑。中岛敦看着警员泛上羞意的脸颊,默默地坐直了。

  “情况就是这样的,这里有他这三个月来连续盗窃的六个案件的详细资料……”蒙哥马利端上了两杯咖啡和一杯热牛奶,太宰治贴心地将咖啡放到警员的面前,中岛敦看着警员甚至说得上无措的手势和通红的脸色,默默地将自己的热牛奶捧在手上,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敦君?”然后在太宰治偏过头微笑询问的时候,他突然心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让他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他压下心里异样的感觉,努力投入到眼前的档案,翻了几页,另一种怪异和疑惑从心底升起:“咦?盗窃案中怎么会出现两人身亡,而且那两个人……都是异能者?”

  “是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将这个连环盗窃案委托给侦探社的原因。我们怀疑那个盗窃犯也是异能者。”

  中岛敦低头翻看着死亡现场的照片和详细介绍,给自己灌了一口牛奶:“那个盗窃犯的确是异能者,我昨晚因为中了他的异能,所以才出现自身部分虎化的现象。”

  “真是有意思的异能啊,应该是失控的异能吧。”太宰把手撑在桌台上,然后在敦和警员略有不解的目光中慢慢解释,“首先从他选择的地点,作案的方式和现场的痕迹等情况判断,他身后存在组织的可能性不大。应该只是单人作案、惯犯。如此。再看死去的两名异能者,对照他们的异能和死因,不难看出他们像是被自己所杀死的,准确来说,应该是被自己的异能力所杀死的。”

  警员难得不结巴的出声打断了太宰,为什么是失控,而不是反噬呢?

  “嘛……我想这也是敦君并没有像那两位异能者一样的原因?如果是反噬的话,照理来说,敦君的虎应该要强于两位死者,他本人也更容易被反噬才对。但是他仅仅只是部分虎化了,那么是否那位小偷先生的异能,只是让击中的异能者异能失控而已?而敦君刚好拥有社长的人下人不造,对自身的异能控制力更强一些,中和以后,才会产生部分虎化的现象吧。”一口气说完,太宰悠哉悠哉地端起杯子,嘬了一小口咖啡,在女警员带有钦慕的目光中,将自己缠满绷带的右手递了过去,一切自然而然的,他牵起了她的手。

  啊……太宰先生请您再正经一点吧,要是国木田先生在的话,场面应该会更加精彩。敦一边腹诽,一边识趣地拿起六份档案走到吧台边上。“喂!”中途蒙哥马利在吧台里喊了他一声,不给一点好脸色地扔给他一个托盘,等他端着焦糖玛奇朵走到两个女学生的桌前,听到她们讨论着自己不能理解的内容,“可爱?”“cos?”,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稀里糊涂地当了一个免费劳动力。

  然而还是和两位女客人拍了几张照片。

  回到吧台之后蒙哥马利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如果平时敦总感觉自己欠了她几百万,那么今天那笔欠款可能已经达到了自己无法偿还的上限。

  晕乎乎地浪费了半天时光,直到收到国木田先生愤怒的质问和’立马回来工作‘的命令,敦走回原来的桌子前。

  “你瞧,我的后辈催我回去工作了,那么档案我们先暂时借用。美丽的女士,今天和你的聊天充满了愉快,我很期待下一次哟。”太宰治站起身,温柔地替捂着嘴笑的警员开了门,目送着她离开后。两人搭乘电梯回到楼上的侦探社。

  无言

  不知为什么,明明刚刚太宰先生还在和别人谈笑风生,敦却有一种今天太宰先生好像也成了讨债人的直觉。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他向来很容易察觉出他人的不悦,尽管他总是无法正确把握和猜透这种虚无缥缈的情感背后实质的原因,他一直坚信那只是他的阅历还不像前辈们一样丰富。

  于是,这种本能的直觉让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不悦的人的一举一动,却也让他不敢开口同那人说话,哪怕只是一个笑,他也踌躇于去触摸充满未知的后果。太宰先生正在把档案交给乱步先生,乱步先生吧唧吧唧地吃着薯片,三两下就得出盗窃犯今晚会在西街区的珠宝店进行再次作案的判断。大家正一起在会议室讨论。太宰先生手舞足蹈和奇思妙想又把国木田先生给激怒了……敦出奇地比平常更为寡言,他小心地摆放自己关注的目光,把控着程度。像装作极乖巧的猫自以为不会被人类发现地瞄着盘子里的点心一样,偷偷地,当人的目光一转移到别的地方,就快速地看过去,一旦感知出被发现的危险,又立刻装成若无其事。

  他抬眼,太宰治正被国木田扯着衣领,但还是好整以暇地给他回了一个庄重的注视:被发现了哦。

  猫被发现了。人类的目光里还带着窃笑的探询,好像自己幼稚到真的很渴望那个点心一样!猫感觉自己成了一个不断膨胀着懊恼和气愤的气球,于是他气鼓鼓地跳开,忙不迭地跑回自己的小小房间去了。

  那个人类会怎么想他呢?猫缩成一团,努力的心事重重。

  “所以今晚的计划就太宰。你和敦和我一起负责行动吧。敦?敦、敦!”

  “啊?啊!收到!”敦真的像一只被吓到的猫一样,耳朵和尾巴一下子全部竖了起来。然后无视国木田准备宣布结束的一声清咳,在镜花担忧的目光中抱起档案,史无前例地,提前离场了。

  这种懊恼伴随着让他说不清的情绪一直蔓延了很久,直到跟着他们一起搭上了出租车,他也没能将自己从这扯不清的一团情绪丝线中剥离出来。

  “敦……你没事吧?从今天下午开始状态就很不对劲,是在害怕吗?”

  “啊?没事的。”敦抬起头,国木田忧心忡忡的眼神从汽车视镜折射出来,让他稍微清醒了一点。他低头默默观察自己手心的纹路,这双手、这双算不上是真正意义的人的手,可以扼杀多少人的生命呢?会不会扼杀掉他自己?  害怕吗……或许吧。他太过于沉浸在解开捆绑自己的绳索中,以至于忽视了坐在旁边的前辈今日同样反常的,注视着他的沉默。

  太宰治叹了口气,难得感觉人生原来也有难以解开的谜题一样的忧愁——他的这位后辈,什么都好。但是在某些方面可谓是固执到了旁人无法企及的程度——他自以为是狂热的自杀爱好者,这位后辈又何尝不是深陷在自我否定的泥潭中。他打开手机,默默在浏览器中搜寻:如何快速让流浪猫感受到家的温暖?然后收藏了几个答案决定日后再好好研究。做完这一切,他把手机揣回兜里,伸手拍了拍旁边人的头:“敦君,你的耳朵都耷拉下来了,你现在脸上就差没写着‘我不开心’四个字了。”

  耳朵在他的触碰短暂的消失后,重新竖了起来:“太……太宰先生、你……”

  出租车一个急刹,把他想说的话又颠簸回了身体里。国木田看向车窗外,西街夜茫茫下亮着一排路灯,几经折射后从国木田眼镜片倒映出冷冷的光线:“我们到了。”

  三人下车。

  夜晚的街区完全没有白天人来人往的生气,店铺大多已经关闭了。不远处,有一家店,门帘不寻常地半卷起来,朦朦胧胧地透出一点白光。

  应该就是那里了。国木田和太宰治交换了一个确认的眼神。“敦君?!”却发现敦已经用虎化后的脚掌,飞快地跑了过去。

  越靠近异能者,失控的程度就越来越尖锐。他最——最厌恶这种感觉。眼前仿佛又闪现出无人的街道,通过街角的凸镜,那弓起脊背的野兽,通过镜子,他们亲密而又仇恨、恐惧地相互注视:我不是你。中岛敦几乎是一下就闪到了店门前,方才他还能竭力控制住只异化出虎的脚掌,此时却不可控地变异出虎的利爪,一把狠狠地甩在门帘上,惊起一片刷哗哗的回响。

  盗窃犯吓了一跳,背上惊出一片密密的冷汗。原本昨天的险逃已经让他有收手的意图了,但人的贪心总是无止境的。有时候贪妄总能让人生出一份惊天的勇气,正如对岸的满目琳琅,总有人愿意蒙着双眼在悬崖钢丝上走一遭。他回头,一个穿着长风衣的身影正慢慢推上门帘,看见他回头,身影也停止了动作,一只手撑着门帘。

  盗窃犯看不清那个人的表情,他一边暗中计算着这个陌生人的来路、目的和资本,伸手把自己的背包勾到手中,一边伪装出和蔼的声色:“这位先生,我们店铺已经关门了……这么晚了,您看……”

  “哦?这是你的店铺啊?”刷地一声,门帘卷了下去,路灯的光亮争先恐后地涌进来,刺地盗窃犯眼前片刻的模糊——有三个人。

  他扯起鼓囊囊的背包,起身就跑。仓皇踉跄地逃窜出门外的瞬间,那个长风衣男人并没有任何动作。然而此时容不得他心生多余的惊诧,他跌跌撞撞地跑出大道,再拐进小巷子——这里巷子绕来绕去,而他做过准备,自然万无一失。

  等等,好像有什么人先他一步挡住了道路。

  “给老子让开!”

  那个人回身了,那狰狞的、半人半虎的脸,在灯光下凛冽的獠牙,倒影出异常巨大的手脚。盗窃犯吓得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赫赫地喘着粗气,包里的珠宝滴溜溜地滚了满地。

  “盗窃分子,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身后响起一道理智到分外冷酷的声音。

  完了吗?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他看着眼前的怪物,惊慌失措地开口:“救命啊!你你你别过来,你这个怪物!你这个怪物!”

  中岛敦其实已经混沌的感知不到外界了,偏偏能听清这两个字的发音和吐息:怪物。怪物。像尖锐的玻璃渣一样刺进他柔软的大脑,穿透他的心脏。怪物。你是怪物。在他从来都没有逃脱的,暗沉的教堂形的牢笼里。他不过是一个怪物。很好,很好。

  老虎在月下发出长啸,弓起脊背,一步一步地,走向它的猎物。

  “你别别别靠近我,救命啊,你这个怪物。啊!”吓到浑身战栗的盗窃犯,只能从喉咙里蹦出恐惧的无意义的拟声词——老虎的虎掌狠狠地扣在他的喉间。

  越靠近,越失控。月亮下,野兽的本能使那个倒影的身躯越来越弯。

  “敦君!”

  猛兽回头,那个人——它松开虎掌,略退一步,掠过呼啸的风声像那个人而去,爪已利,只等划开喉咙,舔舐鲜血。

  很好,来吧。敦君。像那个时候一样,太宰治伸出手。

  然而老虎在半空中滞住了,在他的手还没能触摸到它的时候。老虎痛苦地蜷伏在地上,利爪在地面上拍打出鲜明的痕迹。慢慢地……蜷缩在地上的兽变成了少年。

  太宰治上前,少年跪趴在地上,浑身汗淋淋的,仿佛从水中刚打捞上来,在他们靠得很近的时候,萦绕在两人鼻尖的是痛苦的喘息:“我刚才差点杀人了……”

  “敦君……”那只方才原本是要面对敌人手再一次伸了出去,在空中停滞地虚握一拳,终于带着温柔的力量,落在少年的头上,“你做的很好哦。我们走吧。”

  盗窃犯显然已经神志不清,抖抖缩缩着,连国木田什么时候靠近他,给他扣上了手铐也不知觉。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一切如常的早晨。

  至少在中岛敦打开门,发现门前站着一个快递小哥的时候是这样想的。

  他接过快递,关上门,问了几声快递的主人,得到的都是否定。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捧着快递盒子的手也微微打颤:这里面装的该不会是黑手党送来的定时炸弹吧。

  “哟!已经到了啊。我的快递。”例行迟到的太宰踏着步子,从门后进来。

  “吓死我了,太宰先生,我还以为是什么违禁品呢?等等,只是什么?”

  “猫耳啊,”太宰治还嫌事不够大的,拎起一对猫耳头箍教众人好好打量一遍,然后委委屈屈地说道,“好可怜哦,我都没有摸过敦君的耳朵呢,所以现在试一下可以吗?” 

  “不行啦太宰先生!还有!为什么要买虎皮纹的耳朵啊!我明明是白虎!不是中华虎啊!”

Fin.

非常高兴,小野狗能有第三季啦!不知道第三季是55minutes的剧情还是漫画的继续剧情.总而言之就是非常高兴!

近期的打算就是把旧坑补一补,然后关于太敦有三个中短篇的想法v.然后之前还有一位朋友的点梗我还没有写,但是我摸索了一下。发现自己有一篇旧作勉强沾了点边(不这不是我懒惰的借口)

非常感谢读到这里。

                                                                                                    pitcher.

评论(4)
热度(43)
©不复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