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向人间住
cp@椭圆圆圆圆圆

一则[曦瑶]

第一则

  兰陵观音庙一役,自是搅了个天翻地覆。兰陵金氏同姑苏蓝氏日后愈发生疏。蓝家弟子们与金家小宗主关系却愈发亲密,每每夜猎,数人结伴而行,引其他家族争议非非。为此蓝启仁不知道吹胡子瞪眼,罚得蓝思追、蓝景仪众人倒立抄家规了几回。

  蓝曦臣从寒室了出来,便是这样一副光景:蓝思追倚着栏杆,低手垂眉,眉眼间一片闷郁之色。蓝曦臣上前,出声询问:“为何半夜仍不就寝?”

  “泽芜君。”蓝思追抬头,恭恭敬敬喊了一声,复而垂首,“先生说我不懂事,要让我想明白了再回去就寝。可是……我觉得我带金公子一起夜猎没错,魏公子也同我说过,现在金家落到这番境遇,阿凌是很难的,若是可以,我们多多关照他一下也是应该……的。”话至尾音,声音渐小,愈发没精打采。

  蓝曦臣没出声,盯住那一片洒在青石板的月光出了神,直到蓝思追微不可闻的一声询问:“泽芜君,难道我……真的不应该这样做?惹得世人议论?”泽芜君才恍然回神,笑着伸手抚了抚他的头:“你做的很好,自是没错的。明日我便去金麟台一趟。”

  蓝思追高兴地应了一声好,然他却始终觉得,泽芜君的笑里隐隐有些落寞。

  第二日,蓝曦臣便御剑去了金麟台。到时金麟台似正有宴,小厮们一见是蓝宗主,也没管他是否持有帖子,挥手便放了进去。四周透着热闹之气,蓝曦臣四下而视,也没见到金凌。不知不觉便走到昔日金光瑶的寝殿旁,殿前金星雪浪开的正盛,美的似画。蓝曦臣望着突然想起有一回自己应邀而来,到时阿瑶仍同旁系家主相谈甚欢,他也没有打扰,信步来到这里,看着白胜雪,金如淬金的花海,脑海里描摹出阿瑶适才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思着一会儿要大谈特谈上次夜猎所遇之趣。不知过了多久,直至那声柔柔地、脆脆地唤起

  “二哥。”

  “泽芜君!”

  蓝曦臣怔怔地回头。是了,是那颗朱砂,朱红圆润,恰似他三弟生来便多于常人的一番聪慧。却不是那样的眉目,没那么锐、那么鲜活,阿瑶的眼角稍长一些,微挑后顿,显得整张脸不阳刚也不过分阴柔,却恰恰让人卸下心防。也不是这样的唇,唇角始终是向上的,唇瓣要稍薄一些,只略略带着笑,唇口微分,不知道下一秒会吐出什么逗人笑、惹人怜、得人意的话语……

  “泽芜君,你怎么来了。”

  面前人开口,蓝曦臣回神片刻,把那差点脱口的‘阿瑶’生生抑在喉头,他出声温润

  “金公子,无须多虑。”

  故人已去。

  “此番前来” 再无可围炉而坐,彻夜畅谈,抵足而眠。

  “不过是看看你罢了。”

  看看罢了,看看我们曾一同的地方,忆忆我们曾一起做的事。

  

  故人已去,尔今孤身。

评论(4)
热度(31)
©不复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