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向人间住
cp@椭圆圆圆圆圆

光,梦与风 [太敦] 再稿

[光]

 太宰治睁开眼。

 没有时钟分秒的滴答,只能感受到时间和风静谧地流淌在这狭窄的起居室内。他侧过头,看见五、六罐啤酒,伸手抓起就近的一罐,轻轻摇晃,罐子里的液体碰撞着发出沉闷的呜咽。这令他隐约记起昨夜开啤酒时,气泡一个接一个、膨胀破碎的声音。

  宿醉后的疲惫又重新回到他的躯壳内,或许是他还没有彻底清醒。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外界的光线,哗哗的声响像是在下雨。这也许是专门为睡眠而生的一天也说不定,他想,尤其是一个人的、孤独而安静的睡眠。

  ‘那么便尽情享受吧,今天的事务,也会有可爱的后辈帮忙料理呢。’

  他把头枕在双臂之上,翘起二郎腿,惬意地闭上眼。恍惚之中, 有微弱的光线侧过窗帘,在地板上投下一个个细微的光圈。

[梦]

  胡乱地堆满集装箱的巷子深处,太宰看见一个人,单膝跪在地上,另一只腿不住地颤栗着——芥川龙之介,他的学生、他的部下。血沿着鬓发直直滴落在地上,此刻的芥川又像是回到了最初进入黑手党的状态,身体羸弱、不能很好的掌控异能,唯有一颗因满载仇恨而躁动的心。他皱皱眉,那足以用来鞭笞人心的话语未经思虑便脱口: “这种程度就不行了吗?你可怎么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呢?还是回到——”

  一双眼,猛然瞪着他,咳嗽声混着嘶吼支离玻碎地从喉间迸出,他的学生几乎是用尽最后一点气力,摇晃着站起来……身旁的集装箱突然开始扭曲成一个个深邃不可见的黑洞。他不得不倒退一步,以此稳住重心。

  他看见巨轮,他置身于巨轮。不远处,白发少年跪趴甲板上,侧着头,双眼大睁,瞳孔涣散,从遮掩着的肘部可以看见左胸口生生被剜出一个大洞。他的大脑一阵嗡鸣,那个少年还有没有呼吸?与谢野晶子在哪里?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想过去,可是身体僵硬的走不出一步。

  “咳咳……”他回头,芥川龙之介微微低着头,捂着嘴,闷闷的声音透过血腥味的风传过来,“太宰先生,现在的我,做到最强了吗?”

  他哑然,望着那双始终固执地追逐着他的眼,千言万语堵在胸腔,却说不出一句话。直到一点一滴的冰凉刺激着他的皮肤,他才感觉到由心至身的疼痛。瓢泼大雨,雨滴干脆利落地冲击着沥青地,方才令人微微窒息的血腥味已然消散。

  另外一个时空吗?他低头看看缠满绷带的手,试图通过自己来辨认现在究竟身处何时何地。没有风衣……既没有驼色的风衣、也没有那件黑色的。那么现在,是离开的日子吧?太宰依靠着记忆中的方向感,推开那间酒吧的门。

  “叮”,清脆的风铃声于此刻也显得微弱。吧内冷冷清清,推开门时,带入了一股腥咸的风,太宰看见自己当时没有带走的黑色风衣,蜷缩成一团、被胡乱地扔在桌面上。他走近,看见隐匿在风衣之下的,卷翘着的、橘红色的头发,以及桌子旁边好几杯空了的玻璃杯。

  黑暗中被醉鬼握在手里的,发着荧荧蓝光的手机,只要轻轻地把一根根手指掰开,就可以拿到手。他看着屏幕上标注的联系人“恶心至极的青花鱼”,短信框内一个‘喂’字后闪烁不停的光标,叹了口气。

  明明刚刚可以用更加不讲理的粗暴的方式,把这部手机拿到手里,就同现在这样,明明可以趁着中原中也醉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做些‘恶作剧’的。反正是在错乱的时空里,反正自己并不介意另他俩的关系再坏上一层。太宰却只是关了屏幕,又把手机放回了桌上。啪嗒声惊扰了正陷入别的世界的醉鬼,他扭扭身子,嘟囔着平日常听见的坏话,复而又深深沉入了现实所不为知的地方。

  太宰拉开了醉鬼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手肘撑着吧台,向整张脸湮没在黑暗中的酒侍,“一杯冰镇吉姆威士忌。”

  太宰专注地盯着那一双手,细长的手指骨,抓过酒杯,放在他的面前。

  “还喝酒?”那陌生到已掩藏在记忆最深处的熟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太宰回过头。

  “织田作!”

  不知何时,织田作之助坐在他的身旁,笑意隐隐透过他指尖燃着的香烟,缥缈的烟雾。酒吧也变得热闹起来,远处酒吧正中央,几名青年男女放肆地寻欢作乐,在众人声声起哄中迷失自我。

  “嗯?”

  那张脸,太真实,较之于昔日的回忆;又太不真实,在缥缈烟雾下,似一触即散。太宰皱了皱眉,“烟。”

  那截香烟烟灰半掉不掉,悬在空中,随着织田作的修长的手指晃动着,“我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太宰伸出手,想抓住织田作的肩——什么也没有,那张脸意料之中的变得模糊。

  半截烟灰掉下,轻飘飘地落在吧台的透明桌面上。

 

 

  透明的,是液体?

  是水,是缓慢流动着的河流。

  他随水一起流浪,耳边是风掠过水面温柔的声音,水几近抚摸地漫过他的脸,他的身体渐渐沉重下去。死亡?的确是他一直思考着的问题,到底为什么要活着,又该以怎样的方式死去,他苦恼着、片日不离的思考着、直至死亡的标签贴在他的身上——不,或许很久以前,这个标签就已经注定同他纠缠一生。

  啊,我终于要死去了吗?当我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随波逐流到了远方,那里的人们惊诧着、议论纷纷,我的灵魂便悬在半空中窃笑着他们。不,像我这般罪孽深重的人,想必如果有灵魂,一旦死去便会被毫不留情地拖入地狱吧。

  隔着水面,太宰隐约听到让人不悦的叫喊,紧接着是噗通的入水声,原本应安详沉下去的身体被一双瘦弱却坚定有力的手臂环抱,拖上了水面。

  “咳咳……”那个大发善心的傻瓜被水呛了声。

  ‘喂,小朋友,打扰别人清爽的自杀可不是什么正道行为哦。’原本是想这样说的,可是抹去水珠,睁开眼,看到那头参差不齐的银白色头发,那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明明自己一身狼狈,却只顾看着他,嘴角翘着过于明显的弧度:“先生,您没有事真的太好了。”

  抱怨的话语被尽数堵在喉头,他扭过头看着湖面,波光粼粼上浮着一个夕阳。是了,原来是那一天。中岛敦还好好地站在他身边,扯着他的风衣,大呼小叫着‘先生您刚不会是要寻短见吧!’接着在自己肚子一片咕噜作响中尴尬地噤了声。

  太好了,前几分钟看见他,已经是一具毫无生气的躯壳。太好了。太宰治闭上眼,感受着从湿漉漉的头发上滴落的水珠,混着‘不明液体’顺着脸颊滑下来,咸湿了自己的嘴角。

  不管是谁,仍旧活着,是此刻唯一值得高兴的命题。

 

[风]

  晕眩,他睁开眼。像溺水者一样大口呼吸着空气。

  是做梦吗?这可算不上什么美梦,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折磨的漫长,或许现在距离刚才,也不过十几分钟而已。

  睡意全无。太宰站起身,拉开窗帘,外界的光争先恐后地涌入这原本灰暗的房间。原来并没有下雨,想来方才哗哗作响的,不过是风吹了树叶的声音罢了。他犹豫了片刻,最终决定将今日消磨时光的地点定在侦探社。

  今天的侦探社也静的一反往常,明明平日里隔着门也能听到哄闹的声音。他皱皱眉,拧开门把。

  “Surprise!”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太宰快来切蛋糕!记得中间奶油最多的地方留给我!啊呀社长你干嘛打我?” “乱步,不要吃太多甜食。太宰,生日快乐。”

  太宰治觉得脑子一片混乱,运转困难,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眨了眨眼,努力挤出一个无谓的太宰式的笑:“啊……祝我,生日快乐。”

  “我说过了,一个成天只想着寻死的人怎么可能会记住自己的生日呢?” 国木田眼片刻不离电脑,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我已经竭尽全力劝阻过,没有用。咳……虽然你严格上来说真的不是一个称职的搭档,不过还是和你说一句,‘生日快乐’。”

 

  吹完蜡烛,切过蛋糕,大家谈笑风生,眼睛环视了一圈之后,太宰才发现没有了中岛敦的身影。

  “前几天敦处理了各个社员的档案资料,发现你的生日就在不久之后的现在。虽说你的生日,也可能是当时为了应付入社而随手乱填的吧。但是敦却提议一定要办这个生日会呢。”信步而来,乱步一只手拖着盘子,另一只手举着叉子,略略眯起眼,看向他,“不过现在的小鬼真是奇怪,玩得正兴起呢,突然跑去天台做什么?”

  “天台啊……谢谢你,乱步。”太宰像是恍然大悟了一般,往门外跑去。

  “啊,啊,我可什么都没说呢。”

 

  轻轻推开天台半掩的铁门,中岛敦就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昂着头看天。果真像一幅画中,无拘无束的少年。

  “敦君,在想些什么?”走到他的身边,太宰以同样的方式坐下。

  “太宰先生?”少年偏过头,细碎的发从额角滑到一边,“没什么,就想着,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天也很蓝,吹来的风也那么惬意……”

  “不去和大家一起吃蛋糕吗?还是说,被什么少年心事烦扰着,比如说恋爱?”

  “太宰先生!请别开玩笑了!唔……说实话,看到大家都有额外的给太宰先生送礼物,我却两手空空,实在不好意思待下去了。”说着,还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那么,现在想一个吧。给我的生日礼物。”看着面前的人皱着眉头,一副认真思索的表情,太宰只感觉心头愉悦,有什么快要穿破心尖。

  “嗯……想好了。”中岛敦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这让太宰治恍惚想起梦中刚被他从水中救起,一脸认真地询问自己的表情。风,不知何时而至,吹起那一缕垂下的柔顺的白发,吹动了少年的头发,使得泛红的耳垂无处可匿。中岛敦张开双臂,风从他的怀抱穿过,鼓起他的白衬衫。

  胸口和胸口贴在了一起,太宰的头被比自己还要矮小的敦牢牢按着,额头顶在他的肩膀上,可以感觉到两个人的心跳,同频率地,鼓噪着。隔着两人的衣物,又好像彼此之间再也没有障碍一样。

  “太宰先生,祝你,生日快乐哦。”

  说完,便迅速放开了对方,整个人仰躺在地板上,不再去理会太宰。

  太宰治以同样的方式躺下,两个人,此时此刻,做的是同一件事情,望着的是同一片蓝天。

  风吹啊吹,今日的风不知有何种强大的力量,两个人的小指被风怂恿着前进,终于牵在了一起。

 

 

修过以后还是感觉 真·几把玩意儿。连唠嗑的心思都没有了(生无可恋脸。

欢迎捉虫。

谢谢。

 

                                                       

                                                          08/04 再稿

 

评论(4)
热度(43)
©不复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