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向人间住
cp@椭圆圆圆圆圆

亲吻 [太敦]

 今天太敦齁着你了吗?

  

1

  最近中岛敦精神不济,趴在桌子上眨巴眨巴眼睛就能陷入睡眠。国木田颇具微词,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念叨叨:“你这个混小子怎么也懒惰起来了啊,明明侦探社有太宰治这样一个整日不务正业的‘绷带浪费装置’已经够麻烦了。”

  一听到‘太宰治’这个名字,中岛敦整个人就像触电了一样从座椅上弹起来,绷直着身子四处张望,直到确认危险可疑物体目前并不在才长长地舒了口气。糟糕,又开始昏昏欲睡。敦空出一只手支撑着快要顺应地心引力连带着灵魂重重跌入安眠的脑袋,一边嘟囔着反驳:“不应该叫‘绷带浪费装置’了,最近太宰先生的嗜好从自杀……”

  “从自杀变成了什么?他的嗜好不是从一而终、万年不变的吗?喂喂,你小子怎么又睡着了……啊。太宰……”

  太宰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悄无声息地站在敦的身后,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放在嘴唇前方

“嘘——”

 

2

  没错,近日来,折磨的中岛敦白日里昏昏欲睡,夜晚却迟迟不能寐的,正是太宰治的新嗜好。敦也想不明白,太宰先生是如何从一个自杀教派的狂热教徒,变得喜欢同他人亲吻。而且说的理直气壮:“一日不同他人亲吻,就像要死掉了一般。”

  “可太宰先生,这样一死了之不也如您所愿吗。”

  “啊啊,我可是最不能忍受痛苦地死去。敦君曾经将我从水中捞出来吧?是我的救命恩人吧?好人这个角色,不做到底可是很不道德的呢。”

  “话是这么说,您大可去找年轻貌美的女子啊,为什么偏偏要是我呢?请您让一让,我还要去社长办公室送资料呢。”

  “真是狠心啊,敦……”猝不及防地,被俯下身来的人含住嘴唇。放大了的,是他带着温柔与戏谑的、棕色的眼瞳。而且那人还早有预见一般,牢牢地托住了一摞资料,避免了由于敦受惊害得资料满地散落的场面。

  “啊,啊,太宰先生……”

  “谢谢你噢,敦君,很柔软呢?”

  “柔软?”正巧从一旁经过的镜花,停下脚步,撇过头,好奇地望着太宰治。

  “没错呢”太宰微笑着,舌尖顺着上唇的形状画了一道,似还未餍足,“和汤豆腐一样柔软噢。”

 

  这是第一次亲吻,每每在快要入睡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想到这个场景,想到他没说出口的,同样柔软的,太宰先生的嘴唇。然后听到逐渐放大了声音的心跳,在这狭小的起居室里,带着他为宣之于口的不知名的情愫,聒噪、聒噪。

  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

  被拦截在茶水间里,做任务时被扯进无人路过的小巷里……

  这些场面就如寻着人一齐缠绵的女鬼一般,夜夜携着旖旎光临。只有困到不行了,稍稍合眼的时候,敦的心里才会抱怨道,明天,不能再让太宰先生得逞了。

 

3

  今天,敦拧住门把手,拉开一道门缝——很好,太宰先生不在!他合上门,搓拭手心微凉的冷汗,深吸一口气,准备迎接在侦探社崭新的一天。

  “敦君。”略带上扬的语调在门后响起。

  晚啦!中岛敦迅速转过身,左右手食指交替成一个叉,牢牢地把守在嘴唇前方,昂着头,吊着眼角望着太宰,眼中满是即将胜利的得意。与此同时,他感受到缠着绷带略有些粗糙的手,撩开他额前的头发,另一只手熟稔地环住他的腰,‘吧嗒’一声带上了门。湿热的触感温柔轻巧地,落在他的额头——

  “早安啊,今天也是多亏了敦君拯救了濒死的我呢。”

  

 

 

  国木田:“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因为工作太多,太累了?可最近你大部分时间都在趴桌睡觉吧。”

  乱步:“年轻人真是冲动啊,做什么都不分场合时间,不过,我是什么都不会说透露的啦。”

  镜花:“唔……柔软……”

 

纯属是心血来潮,写政治的时候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文中3的场景。因为我不会画画,只能速度的把它写下来。所以这篇既不讲究文笔也不讲究剧情(抱歉)

                                                                                                 

评论(18)
热度(134)
©不复醒
Powered by LOFTER